<nobr id="h1pvn"></nobr>

          <video id="h1pvn"></video><address id="h1pvn"></address>


            讓我們做彼此的一面“鏡子”

            來源:解放軍報作者:王遲 雷兆強 王才天責任編輯:曾章烈
            2019-05-30 16:54
            再苦再累,一個也不能掉隊
            班長為新晉士官講解榴彈發射器操作技能
            班戰術訓練前,班長小心地為新兵涂上迷彩油

            尋找最大公約數

            所有的疙瘩,就結在“缺乏溝通”四個字上

            20公里戰斗體能訓練進行到最后5公里時,第77集團軍某旅二營開始了最后的武裝奔襲?!懊總€連隊記最后一名成績”,為了連隊榮譽,全營官兵鉚足了勁。

            支援保障連下士袁偉剛剛戴上下士軍銜,體能素質本就在連隊靠后的他,沒多久便掉到了隊伍的最后面。

            入伍已經10年的上士唐良虹,既是班長又是連值班員,當然不允許有人掉隊,便和幾個士官一起去“保障”袁偉。誰承想,這個被“保障”的人,卻越跑越慢。唐良虹立馬就火了,直接大嗓門就沖自己這個不爭氣的兵吼。

            唐良虹的這把火已經憋了很久。袁偉體能差,卻不主動加班加點練。平時給他安排任務,“粗活他不干,技術活他又干不了?!碧屏己缭较朐絹須?,又繼續推了一把袁偉:“往前跑!”

            終于,袁偉的“極限”被突破了:“你別推了,我不跑了,不跑了!”唐良虹猛地一下被搞迷糊了,“這怎么還沖我發火了呢?”

            其實,這把火,袁偉也已經忍了很久了。他明白班長在體能上對自己是“恨鐵不成鋼”,但是班長簡單粗暴式的“鼓勵”——他甚至懷疑這種連推帶吼算不算鼓勵——已經觸及他的底線了。他控制不住自己去想班長往日里管理中的不足之處。

            “條令條例也沒規定不讓我抽煙吧,憑什么只準你在宿舍抽不準我抽?”袁偉很敏感,對班長的一舉一動都很注意。他覺得班長對表揚太吝嗇了,很少表揚自己,“但只要一犯錯立馬就會懲罰”。

            連長陳剛這時趕了過來,一邊勸袁偉,一邊帶著他繼續跑。其實,從隊伍后面傳來連值班員的喊聲開始,連長就一直關注著袁偉的情況。

            戰斗體能訓練中出現掉隊現象很正常,面對班長們的指責,以往的掉隊者都是咬牙堅持或者干脆沉默不語,像今天這種矛盾激化的情況還是頭一次出現。在回去的路上,連長也思考了很久,問題到底出在誰身上呢?

            連長先是找到唐良虹?!耙俏业陌嚅L來推我,我就是跑到吐血也要堅持下去?!卑凑仗屏己绲慕涷?,他喊得越兇,被“保障”的人就應該越能堅持。不過,這位已經入伍10年的老兵還是下意識地主動承認錯誤,他覺得自己一時心急,“傷到年輕戰士了”。

            隨后,連長又找了袁偉。袁偉吞吞吐吐了很久,才道出了他的心聲。原來袁偉也很想努力往前跑,但是“班長越逼越緊,自己就有點受不住了”。再加上平時對班長的意見就大,“我看到他沖我兇我就想給頂回去”。

            了解了兩邊的情況,連長認為所有的疙瘩,就結在“缺乏溝通”四個字上。只有讓兩人相互溝通,走進對方內心,才能找到彼此之間的“最大公約數”——連隊榮譽。保證了這個大前提,新老兩代官兵之間就沒有解不開的疙瘩。

            于是,他對唐良虹提出了一個要求:短期內幫助袁偉體能達標,但有一個條件——唐良虹全程跟訓。

            此后,相當長一段時間,從清晨到夜晚,兩個人的訓練被死死捆到了一起,兩個人也開始聊起了以前從沒有聊過的話題。唐良虹從袁偉那里知道了因為自己脾氣暴躁,年輕一點的戰士都沒人敢跟他說話。袁偉也明白了班長嚴肅表情背后的良苦用心,只是這份用心良苦的表達方式他一直無法理解。

            袁偉的成績越來越好。最近一次開會,袁偉在發言中說:“訓練的時候,只要班長站在我的旁邊,我渾身就有使不完的勁,我相信自己以后絕不會再拖連隊后腿!”

            那一刻,連長陳剛知道,這個“最大公約數”找到了。

            角色互換的新發現

            以前我們都是想著怎么讓班長喜歡自己,現在卻要想著怎么讓戰士喜歡我這個班長

            作為標兵連隊,裝步三連的建設水平無疑是全旅各個連隊主官都羨慕的。同樣,裝步三連的骨干隊伍也是其他連隊班長們話題中的“熱點”。三連的骨干中,上士李建平是大家議論最多的那一個。

            入伍12年的李建平怎么都沒想到,“如何討好班長”這一曾經困擾自己多年的問題,又繞回來了。只不過,這次來了個“角色互換”。

            “以前我們都是想著怎么讓班長喜歡自己,現在卻要想著怎么讓戰士喜歡我這個班長!”

            李建平直言最近幾年的新戰士思想活躍,很難琢磨,跟年輕時的自己完全不一樣。不少新戰士從不主動向自己匯報思想,除了訓練和工作,其他方面好像并不想跟他這個班長產生交集。

            李建平曾經試著去了解這幫“00后”的新戰士,但是人家討論的話題都是他自己從來沒有接觸過的。他感覺自己“Out”了,和戰士們聊不到一塊。

            剛開始,他也沒多在意,到了休息時間,他依然和其他老兵一起打牌,把新戰士丟到了一邊。

            可時間長了,年輕戰士們也開始對李建平冷冷的,李建平問他們有沒有什么事,回答永遠是“沒有”。李建平感到了不安:戰士們不僅是我的兵,還是我的戰友、我的兄弟,我必須去了解他們。

            于是,李建平就趁著休息時間,和戰士們坐在一起,看看他們都在玩什么,還讓他們教自己。每個人的興趣愛好都不同,李建平就干脆什么都學。結果,如今的李建平除了本職工作,籃球、羽毛球、象棋、五子棋……也樣樣精通。

            除此之外,他還從新戰士身上學到了很多新知識,比如用電腦制作教學課件、科學健身規劃等。但是,對他改變最大的還是新戰士強烈的民主意識,逼著他改變了以往的工作方式。

            “他們對公平公正很在意,要求他們怎么樣,首先我自己就得先做到?!笔謾C的使用,是日常管理繞不開的一個話題。戰士們最佩服班長的,就是李建平從來沒有私自用過智能手機。究其原因,李建平是擔心自己一旦違規,會被底下十幾雙眼睛看到,“那我以后還怎么管戰士們?”

            “一個滿腹牢騷、抱怨不斷的班長只會帶出一幫滿腹牢騷、抱怨不斷的兵?!边@是近年來李建平的帶兵心得之一。為此,每次執行任務,哪怕他心里有一萬個不同的想法,他也會管好嘴巴,堅決不在戰士們面前發牢騷。他很清楚,如果新同志發牢騷,肯定有老兵沒帶好頭的原因!

            慢慢地,新戰士們覺得班長少了些嚴肅,多了些魅力,也向李建平打開了心扉。

            在如今的裝步三連,戰士們人人對李建平豎大拇指,大家也越來越支持這個老班長的工作。

            彼此的一面鏡子

            以往干部骨干經常掛在嘴邊的“部隊就是這樣”,或許正是矛盾癥結所在

            中士班長王丙勝最近很高興,因為他成功地幫助一個戰士認清了真實的自己。

            這個戰士是上等兵王體林。王體林入伍前是一名民兵,因此他的各方面表現在同年兵中都比較突出。時間稍久,他就覺得班長應該把自己和同年兵區分開來,給點“特權”。

            王體林沉浸在自己的“先天優勢”里,已經看不到真實的自己。反倒是王丙勝看得一清二楚。老兵的經驗讓班長王丙勝明白:“再不把他打醒,這個兵就廢了?!?/p>

            于是,王丙勝決定找個機會讓王體林“冷靜一下”,讓他參加了營里組織的一次比武。很快,在眾多高手打擊下,王體林鎩羽而歸。這時,王體林才意識到,班長就是他的一面“鏡子”。

            對于“鏡子”,支援保障連連長劉峰有不同的認識,他認為:“新同志也是連隊工作的一面鏡子?!北热?,新戰士認為,規矩就是規矩,不能隨便添加或者更改。

            以前,每周組織5公里越野考核時,劉峰都會給大家加油打氣:“跑進優秀,下周免跑?!边@是很多連主官“善意的謊言”,只為戰前加油鼓勁,老兵們也都心領神會。只有年輕戰士們當真,拼了命去跑。結果,連長食言了。

            日子久了,劉峰慢慢感覺到年輕戰士們對他的態度有些不對頭。

            一次,一名下士休假還剩下7天時,因為有任務被臨時召回。任務完成安排這名下士補休時,劉峰在休假登記本上寫了7天。那名下士反問:“是不是要加路途?”

            “要加嗎?”結果下士把規定翻了出來。劉峰一看,確實該加。

            “他們要的就是按規矩辦事?!眲⒎逋蝗幻靼?,以往干部骨干經常掛在嘴邊的“部隊就是這樣”,或許正是矛盾癥結所在。

            連長劉峰和指導員一商量,決定用好新戰士這面“鏡子”。

            在廣泛征求意見的前提下,他們改變了以前一味維護老士官形象和利益的帶兵“套路”,開始試著實現對新兵老兵一視同仁。

            在評功評獎、考學入黨、過年休假等關乎官兵切身利益的事情上,“一碗水端平”,最大程度地確保公平公正。

            同時,大膽起用年輕士官擔任連隊骨干,在一定程度上給部分放松自我要求的中高級士官形成壓力。

            思路一變,效果立現。去年底,支援保障連被評為“基層建設先進單位”,連隊官兵也拿到了1個二等功、3個三等功。

            劉峰明白,在這些成績的背后,是新老兩代官兵漸漸融進對方世界的進步,是相互促進良性競爭局面的形成,是不斷激蕩的推動連隊向前發展的澎湃動力。

            版式設計:梁 晨

            今天,我們這樣帶兵

            從列兵成長為上等兵,新戰士能明顯感到自己各方面進步了很多,特別是軍事素質有了很大提升,甚至會覺得自己能力不亞于士官。在這個時候,他們很多人會認為自己對部隊“套路”熟悉了,表現得很浮躁,誰都看不上。

            新一代的戰士大都是獨生子女,不少人只喜歡被表揚,接受不了批評,心理抗壓能力弱,一遇到困難容易放棄。再加上自我意識強烈,他們往往只看到自己的長處,看不到自己的短板,易盲目自信。

            玉不琢不成器。這個階段就是軍旅生涯的“分水嶺”,如果沒有班長們加鋼淬火般地敲打和提醒,他們將永遠是“半成品”。所以,對于他們依然要堅持標準,進行嚴格的訓練和教育,幫助他們去除身上的自負,留下滿滿的自信。

            ——班 長 劉嘉嘉

            我總覺得自己這代人和如今的新戰士有點“代溝”。我們那個時代的戰士沒有這么豐富的知識和這么寬廣的視野,大家都比較簡單和純粹,班長說啥就是啥,從不會想為什么。

            但是,當我們把自己成長中用到的方法、總結出的經驗,用到如今的新戰士身上,卻發現有時不但解決不了問題,還適得其反。他們很活躍,甚至有點逆反,加上他們對手機、網絡等新事物的那種喜愛,我們的第一反應就是“這樣是不對的”,但是哪里不對,我們往往也說不清楚。好多老班長干脆又用簡單粗暴的“老一套”去管。

            現在看來,唯一的辦法就是要拉近和新戰士的心理距離。兵和兵之間,不能只靠命令和軍銜去管理,更多的還是要靠感情去引導示范,去跟他們講道理,跟他們一樣學著接受新事物。這樣堅持了一段時間,大家開始對我有了了解,也愿意聽我講以前的故事,工作中少了很多阻力。

            ——代理排長 曾 兵

            新一代戰士的到來,我打心眼里是很歡迎的,因為我們的隊伍確實需要這樣的“新鮮血液”。他們的閱歷、視野和思維,別說老班長,甚至部分干部都難以企及,他們是部隊的未來。

            但是,他們身上的缺點也十分明顯,很多自認為的“受到不公平待遇”,實則就是他們身上的缺點在作祟。因此,我們要支持班長們幫他們完成“脫胎換骨”的轉變,這是他們必須要經歷的。當然,很多班長的方式方法可能也存在一定問題,一時半會兒新戰士還難以接受,所以我們的帶兵方式也需要與時俱進。

            如今,一些年輕士官在連隊表現非常突出,他們開始對一些守成的老班長產生意見,這些現象是現實存在的。對此,老、中、青三代骨干的合理搭配非常有必要,既要給年輕的戰士以拼搏的希望,也要給部分不思進取的老士官增加壓力。這樣,整個連隊的建設與發展才會生機勃勃。

            ——指導員 王明華

            (李國強整理)

            攝影:陳曦 趙清松

            頁面加載中,請稍后…
            0/0

            日本高清免费毛片大全,日本免费AV在线观看全部网站,曰本A级毛片在线观看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