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obr id="h1pvn"></nobr>

          <video id="h1pvn"></video><address id="h1pvn"></address>


            軍人眼中的家國情懷丨“頭頂邊關月,情系天下安”

            來源:解放軍報作者:楊茂華責任編輯:張曉昆
            2019-11-07 08:57

            在中華民族波瀾壯闊的歷史長河中,燕然勒石、封狼居胥之類佳話典故不勝枚舉,一代又一代戍邊衛國的將士舍家別親、甘灑熱血、矢志報國、一心戍邊,成為燦若星辰、萬世景仰的民族英雄,他們都是厚植家國情懷的典型代表。古人講,常思奮不顧身,而殉國家之急。其實,革命軍人最看重“家是最小國,國是千萬家”,最懂得“天下興亡,匹夫有責”。請關注《解放軍報》的文章——

            “頭頂邊關月,情系天下安”

            ■楊茂華

            閱讀《中國歷代軍旅詩詞選編》,詩人們對血火交融戰爭風云的吟唱,對征戰將士精神氣質的謳歌,讓我心情久久難以平靜。

            “秦時明月漢時關,萬里長征人未還”,描寫的是心系家國的愛國情感;“愿得此身長報國,何須生入玉門關”,講述的是以死報國的鐵血情懷;“黃沙百戰穿金甲,不破樓蘭終不還”,彰顯的是舍我其誰的勝戰精神;“不知何處吹蘆管,一夜征人盡望鄉”,表達的是遠行思鄉的將士柔情;“忽如一夜春風來,千樹萬樹梨花開”,形容的是意境悠然的大美邊塞……凡此種種,讓我深感肩負的保家衛國使命多么神圣、崇高而重大。

            在中華民族波瀾壯闊的歷史長河中,燕然勒石、封狼居胥之類佳話典故不勝枚舉,一代又一代戍邊衛國的將士舍家別親、甘灑熱血、矢志報國、一心戍邊,成為燦若星辰、萬世景仰的民族英雄,他們都是厚植家國情懷的典型代表。古人講,常思奮不顧身,而殉國家之急。其實,革命軍人最看重“家是最小國,國是千萬家”,最懂得“天下興亡,匹夫有責”。上個世紀60年代,中國邊防軍隊被迫發起邊境自衛反擊作戰,在平均海拔4000多米,氣候嚴寒、極度缺氧的邊境一線,在冰天雪地、滴水成冰的江畔,人民解放軍邊防將士英勇戰斗、奮勇殺敵,羅光燮、王忠殿、肖明生、于慶陽等數百名指戰員獻出了年輕的生命,化作萬里邊境線上的座座“界碑”,影響了一代又一代年輕官兵。

            被中宣部授予“時代楷?!狈Q號的老英雄張富清,戰爭年代曾立下赫赫戰功,先后轉戰祖國西北邊疆大地,后來又主動選擇到地處偏遠的湖北來鳳縣工作,一生謹記“是黨培養我成為一名革命軍人、共產黨員,我們所做的一切,都是為了國家”?!芭爬子⑿蹜鹗俊倍鸥粐?,奮戰云南邊防排雷一線3年多,先后排除2400余枚爆炸物、處置各類險情20多起,危急關頭“你退后,讓我來”,為救戰友英勇負傷,失去了雙手和雙眼,堪稱“四有”新時代革命軍人標兵。這些英雄模范,戀親人,更愛國家;惜生命,更重使命。

            一代代邊防官兵“頭頂邊關月,情系天下安”,演繹著扎根邊疆的動人故事和守衛邊防的不朽詩篇。上世紀80年代,中哈邊境塔斯提哨所干旱缺水,一茬茬官兵省下洗臉刷牙水精心澆灌白楊樹的故事,被譜寫成歌曲《小白楊》傳唱不衰,激勵廣大邊防戰士像白楊樹那樣挺立在祖國的邊防線上。西南邊陲天文點哨所,氧氣含量不足平原地區的45%,官兵“人人都有生死錄、個個都有歷險記”,數年如一日守護著祖國邊境線。還有“生命禁區”神仙灣哨所,“北疆第一哨”伊木河邊防連,“開機即戰斗”的甘巴拉英雄雷達站……官兵都是七尺男兒,個個有血有肉,他們也向往外面的世界,也有兒女情長,但他們為祖國毅然選擇默默堅守、無私奉獻,以苦為榮、苦中作樂。因為他們深知,國家總要有人守護,邊防不能沒人站崗。因此,他們篤定“缺氧氣不能缺精神”,不讓使命欠賬。

            正如著名詞作家閻肅所言,革命軍人也有“風花雪月”,那就是鐵馬秋風、戰地黃花、樓船夜雪、邊關冷月。的確,哪有什么歲月靜好,只是有人替你負重前行。正是一代代戍邊官兵安心服役,默默奉獻,才有祖國萬里邊疆的安寧永固,才有千家萬戶的美好幸福。寫到這里,我的情思早已飛向那萬里邊關、高原雪山、大漠戈壁,真的好想在有限的軍旅生涯中能到邊防一線去堅守一陣,好好體驗那種邊關明月伴我行、金戈鐵馬任平生的壯懷激烈。

            頁面加載中,請稍后…
            0/0

            日本高清免费毛片大全,日本免费AV在线观看全部网站,曰本A级毛片在线观看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