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obr id="h1pvn"></nobr>

          <video id="h1pvn"></video><address id="h1pvn"></address>


            英雄只解沙場勇

            來源:解放軍報作者:丁增義 張軍勝 柴 華 楊明月責任編輯:蔣振梁
            2020-10-13 09:01

            英雄只解沙場勇

            ——抗美援朝老兵孫景坤紀事(上)

            ■本報記者 丁增義 張軍勝 柴 華 楊明月

            云橫半島起危瀾,萬里征程未解鞍。

            鴨綠江邊鼙鼓急,長津湖畔旆旌寒。

            丈夫許國心長系,烈士操戈血已干。

            永憶崢嶸橋首望,硝煙散盡酹平安。

            “雄赳赳,氣昂昂,跨過鴨綠江……”

            深秋,傍晚,遼寧省丹東市鴨綠江斷橋旁邊的廣場上,一群市民身著志愿軍服裝整齊列隊,唱起嘹亮的志愿軍戰歌。

            此刻,在相距數十公里外的遼寧省丹東市光榮院,96歲的抗美援朝老英雄孫景坤靜靜地躺在床上。雖然聽不見廣場上的戰歌,但那些鏗鏘的旋律他再熟悉不過。對于老英雄來說,每一首戰歌,都是一段氣壯山河的往事。

            70年前,當美帝國主義發動侵略朝鮮戰爭、把戰火燒至鴨綠江畔的時候,那些轉戰南北、征塵未洗的勇敢將士,胸中奔涌著保家衛國的激情,跨過鴨綠江,開赴朝鮮戰場,與朝鮮人民并肩奮戰。

            那是一次奮不顧身的跨越。

            那是一場舍生忘死的沖鋒。

            南征北戰,“每塊傷疤都是勛章”

            1948年1月,遼寧省安東市(今丹東市)一戶農家小院里,傳出一陣鑼鼓和鞭炮聲——村農會副主任孫景坤與當地一位農家姑娘,正被人們簇擁著舉行婚禮。

            分了地,娶了媳婦,孫景坤開始了新生活。然而,村里人并不知道,孫景坤和妻子在婚前已有約定:“結了婚就去參軍,保衛幸福生活?!?/p>

            新婚不到一周,孫景坤打起背包,告別親人,踏上從軍路,成為東北人民解放軍第3縱隊8師24團7連(1948年11月改稱第40軍119師357團7連)的一名機槍手,由此開始了戎馬生涯。

            參軍不到1個月,孫景坤就隨部隊參加解放四平戰役。初上戰場,他真實地感受到了什么叫槍林彈雨,“沒開火時很害怕,等真正打起來,反而不知道害怕了”。

            孫景坤是在戰斗中成長起來的。1948年9月,攻克義縣戰斗打響,敵人的子彈刮風般撲向機槍手孫景坤。激烈的戰斗中,“一塊炮彈皮鉆進小腿,一直沒取出來”。此役,孫景坤榮立二等功。

            孫景坤作戰勇猛,數次掛彩。打錦州負傷、打黑山阻擊戰負傷、打唐山負傷、渡江戰役時負傷……“輕傷不下火線;如果是重傷,就跟著團部的大車,走到哪拉到哪?!弊钗kU的一次,子彈貼著他的后腦勺飛過,萬幸的是,只是擦傷?!笆忠幻?,全是血?!?/p>

            隨后,孫景坤隨部隊南下,飛渡長江天險,突破湘粵防線,會殲桂系兵團,途經9省,直搗天涯海角。戰火中,孫景坤光榮入黨。

            解放海南島的戰斗讓孫景坤記憶猶深。1950年4月,119師官兵乘木船冒著敵人火力,渡海向海南島方向進發。敵艦發射的炮彈和敵機投下的炸彈不斷在船隊中爆炸。一時間,血染海面。接近登陸點時,孫景坤所乘小船被炸彈掀翻,瞬間解體。危急時刻,他抓住一塊木板,拼命游上岸?;仡^一看,一個排的戰友只剩下12個人。

            從東北打到海南島,一路征戰,一身落下20多處傷疤。對于孫景坤,“每塊傷疤都是勛章”,都是戎馬生涯的一段記憶。

            三過鴨綠江,“死也要死在前線”

            “保和平,衛祖國,就是保家鄉……”對于孫景坤,志愿軍戰歌這句歌詞有著特殊的意義。

            1924年,孫景坤出生在今遼寧省丹東市元寶區金山鎮山城村,緊挨著鴨綠江。

            1950年6月,朝鮮戰爭爆發。孫景坤所在的119師接到命令,將士們急赴丹東,投入抗美援朝出國作戰前的準備。

            部隊駐地離孫景坤家不遠。自從參軍后,他就沒見過親人了。每當戰友們問及他的家人,他的心里都會涌動起潮水般的思念。

            然而,朝鮮在流血,在部隊駐地就能聽到鴨綠江南岸的槍聲、炮聲、飛機呼嘯聲和炸彈爆炸聲,那里的戰火映紅了天。

            戰斗在即,孫景坤知道自己不能離開部隊。在部隊待命的40天里,他從未提過探家的要求。

            1950年10月19日深夜,孫景坤所在的40軍奉命經過丹東鴨綠江大橋秘密開赴朝鮮戰場。

            部隊過江后,晝伏夜出,經過連續急行軍,10月25日在朝鮮戰場西線,與向北進犯之敵遭遇。志愿軍如猛虎下山,打得敵人不知所措。

            在激烈的戰斗中,孫景坤大腿遭敵炮彈炸傷,被送回吉林圖們,在部隊醫院接受治療。

            傷愈后,孫景坤堅決要求重返朝鮮戰場,“死也要死在前線”。志愿軍某部安排他搭乘向前線運送軍需物資的軍列,他第二次跨過鴨綠江入朝。

            戰火無處不在。孫景坤乘坐的軍列在途中遭到敵機狂轟濫炸。車翻了,人散了,人生地不熟,語言又不通,他一時無法找到自己的部隊。無奈,他沿著鐵路線又回到丹東尋求幫助。

            經多方聯系獲悉,他所在的357團正向砥平里地域集結待機。前線戰事正酣,孫景坤一秒也等不了,他搭乘過江軍列,第三次跨過鴨綠江,向部隊奔去。

            1951年2月13日,砥平里反擊戰一開始,志愿軍官兵就向敵人陣地勇猛地撲了上去。

            砥平里之戰,孫景坤和戰友們在“極度疲勞,糧食不濟,常常日食一餐,甚至數日一餐”的困境下,打出了鐵骨錚錚的英雄氣概。戰后,119師命名357團7連為“硬骨頭連”,授予錦旗1面,記大功1次。

            激戰161高地,“保證守住陣地”

            孫景坤大女兒家墻上的鏡框里,鑲嵌著他的立功獎狀、與國家領導人合影的照片,那里濃縮了他的光輝歲月,是他一生的榮耀。

            數年征戰,到底打了多少仗,孫景坤已記不清了。不過,有一場戰斗卻深深烙刻在他的心底。

            1952年10月26日黃昏,孫景坤所在的357團在炮火支援下,經過兩個多小時激戰,占領161高地,隨后由8連副連長支全勝帶領2排官兵堅守陣地。

            次日,不甘失敗的敵軍在飛機、坦克的配合下向161高地猛攻,2排官兵連續打垮敵人多次反撲,自身傷亡很大。已是7連副排長的孫景坤臨危受命,帶領9名戰士,扛著8箱手榴彈、2箱子彈,沖過多道封鎖線,從敵人火力死角突上161高地。此時,堅守陣地的2排幾乎彈盡糧絕。整整一個排,打得只剩下幾個人。

            “你們來得太及時了,馬上投入戰斗?!敝珓僖话褤ёO景坤。

            “副連長放心,我們保證守住陣地?!睂O景坤立即安排增援戰士各就各位。

            敵人又開始進攻了,孫景坤和戰友們奮力阻擊,從日近中午,一直守到半夜,他們打退敵人6次進攻。事后,戰友們在炮彈掀起的泥土中,找到了受傷昏迷的孫景坤。

            孫景坤因其英勇表現,榮立一等功,獲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“一級戰士榮譽勛章”1枚。1953年,他作為志愿軍回國英雄報告團成員,受到毛澤東、周恩來等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親切接見。

            英雄無畏,歲月有痕。2016年5月,得知丹東抗美援朝紀念館征集歷史文物資料時,孫景坤毅然把珍藏幾十年的立功證書、立功喜報捐獻出來?!拔疫€活著,已經很幸福了,真正的英雄是那些犧牲了的戰友?!?/p>

            “當年,那么多戰友在他身邊倒下,那是他心里永遠的痛?!睂O景坤的大女兒孫美麗說,“父親以前身體硬朗的時候,還時常去鴨綠江斷橋上看看?!?/p>

            70年過去了,飽受戰爭創傷、只剩半個橋身的鴨綠江斷橋,依舊傲然挺立。

            這座橋,孫景坤看過,走過,撫摸過。斷橋上的累累彈痕,橋下的滔滔江水,仿佛歷史深處的沖鋒號角,在孫景坤的耳邊久久回蕩……

            上圖:孫景坤(左三)為官兵講述志愿軍的戰斗故事。吳 瓊攝

            頁面加載中,請稍后…
            0/0

            日本高清免费毛片大全,日本免费AV在线观看全部网站,曰本A级毛片在线观看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